您所在的位置:  中國紡機網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正文

放手300多億投資業務,誓做中國“耐克、阿迪”的服裝大王

來源:投資家網 作者:蔣東文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9日

“美國有耐克,德國有阿迪,雅戈爾也完全有實力成為這樣的集團!”68歲的李如成身穿藏藍色西服在雅戈爾股東大會上如是說,嗓音不高卻極富穿透力。

回望中國近代史,寧波商人留下了自己濃墨重彩的一筆。

第一家中資銀行、第一家中資輪船航運公司、第一家中資機器廠、第一家中資電燈廠等的創立,均由甬商完成。遙望浩渺夜空上,李達三星、曹光彪星、王寬誠星、邵逸夫星熒熒閃爍,為甬商照亮前程。

而雅戈爾集團創始人、董事長李如成,作為新一代寧波企業家的代表,打造了中國服裝第一品牌,而后又頻頻走上資本運作之路,被譽為“服裝界的巴菲特”,憑借著服裝、地產開發、股權投資“三駕馬車”將雅戈爾帶入了市值千億企業的行列。

回望過去波瀾壯闊的40年間,李如成是如何將雅戈爾從2萬元起步到中國服裝第一品牌,從小作坊成走向千億“服裝王國”的…


服裝大王李如成


1978年,改革的春風拂過甬城大地。在農村插隊15年的李如成,看到命運的轉機。

隨著浩浩蕩蕩的知青返城潮,在1979年李如成也告別了農村,進了新成立的鎮辦企業:青春服裝廠,也就是雅戈爾的前身,說是服裝廠,其實也只是給鎮上的國有服裝廠縫制一些邊角料罷了。

踏實能干的李如成,先是拉板車運磚頭當小工,后被任命為裁剪組長。然而由于受到市場沖擊,廠里業務斷檔,100多名知青面臨失業。

機遇總是垂青于敢于先行的拓荒者,幸運也總屬于把握命運的強者。

一位在沈陽的老鄉到寧波拜年時,無意中提到自己所在的遼源經編廠有大批賣不出去的庫存面料,想在南方找個加工點,制成成衣銷售出去。就這樣一句不經意的對話,讓苦無出路的李如成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于是他主動請纓前去尋求合作,幾經周折,終于從遙遠的東北拿到一個12噸面料的大單。這一冒險的舉動,使服裝廠絕處逢生,同時李如成贏得了大家的信任,被推舉成為了青春服裝廠的廠長。

后來擔任廠長后的短短兩三年間里,工廠就獲利數百萬元,掘得了寶貴的第一桶金。

1986年,李如成以寧波對外開放新地標“北侖港”的名義,開始著手制造“北倉港”,果不其然“北侖港”襯衫一經投放,備受市場追捧。

“北侖港”一戰成名,也讓李如成越發認識到品牌的重要性。改變自己已經大賣的品牌——這種果敢與勇氣,造就了今天的中國第一男裝品牌,也成就了李如成。

YOUNGOR是“青春”兩個字的英文名稱。李如成說,“雅戈爾”既有“青春”廠的歷史延續,又寄托著對未來的期待。1990年8月,與澳門南光公司組建合資廠,雅戈爾品牌就此成立。

在那個制造業主攻生產的年代,李如成在參觀美國最大的服裝銷售企業杰西潘尼之后,決定反其道而行,利用強大的分銷能力實現零庫存,是其取勝市場的關鍵。

于是,他從各部門抽調300名精兵強將,“在全國25個城市,設立30家市場部。”

幾乎在一夜之間,費翔代言的雅戈爾條幅就掛滿了大江南北!

此后,李如成砸下3億元重金,在杭州、南京、武漢、成都等30個城市開立了100家大型旗艦專賣店,5年后更把這一數字提高到了1000家。

1998年,雅戈爾國際服裝城開始籌建。同年,雅戈爾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李如成率領雅戈爾進軍資本市場。

2001年,雅戈爾先后與兩家日本公司簽約,興建全球最大的面料生產基地。到了2002年,雅戈爾自營渠道銷售比例超過50%。

2008年,金融危機席卷全球,雅戈爾卻完成了中國服裝業最大一次海外并購,以1.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美國服裝巨頭KELLWOOD的男裝業務。

人們常常把服裝企業歸屬于夕陽產業,然而李如成依然把服裝產業做得紅紅火火。1994年至今,雅戈爾襯衫占有率持續保持全國第一,已歷經25載風雨歷練。

李如成用了將近三十年的時間將一個鄉鎮服裝企業做成了國內第一男裝品牌。但在雅戈爾市值突進的數年里,服裝主業都表現得不像主業,更加賺錢的房地產和投資副業反而占據更加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利潤貢獻最大的投資業務。


服裝界“巴菲特”


1999年,雅戈爾首次涉足金融投資;1999年~2005年,雅戈爾陸續投資了中信證券、廣博股份、宜科科技(后更名為漢麻產業、聯創電子)、寧波銀行等;2005年,股權分置全面鋪開,資本市場步入了快速發展期,雅戈爾持有的金融資產市值急速增長,一度超過200億元;

2007年,雅戈爾出售中信證券股份4506.56萬股,實現投資收益達16.51億元,占雅戈爾當年凈利的一半。2009年,雅戈爾減持中信證券、海通證券(13.330,0.55,4.30%)和金馬股份,獲益約18.6億元;2015年減持中國平安、廣博股份、金正大等,獲益5.36億元。

截止到2015年雅戈爾投資股票所獲得的全部收益為123.16億元,打響了“神算子”、“雅仕證券”、“雅仕投資”等名號,而雅戈爾掌舵者李如成也被譽為“服裝界的巴菲特”。

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就連股神巴菲特都難免有收購伯克希爾·哈撒韋損失2000億美元的案例,而李如成最大的投資失利應該就是2015年投資入股中信股份了吧。

2015年7月17日,雅戈爾全資子公司新馬服裝國際有限公司與中信股份簽訂協議,計劃以13.95港元\/股的價格認購中信股份8.59億股,投資總額達119.86億港元,資金來源全部是自籌資金。

到2015年年末,雅戈爾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等方式,累計投入164.67億元人民幣戰略入股中信股份,累計持有14.25億股,占中信股份總股本的4.9%。當年雅戈爾的凈資產也只有201億元,這筆投資幾乎押上了大半身家。

然而2016年的年報,賬面顯示這筆投資竟虧損約37.74億元人民幣。而另一筆投資虧損的股票是聯創電子,縮水9692.06萬元。

財富使人目眩神迷,失敗則讓雅戈爾更加清醒。李如成虛火上身,痛定思痛,這些年一直在調整投資業務。

盡管有著兩筆不成功的投資,但雅戈爾的投資板塊仍在過去6年中的4年里在“三駕馬車”中貢獻了占比最高的凈利。不過截至2018年年末,雅戈爾投資業務的賬面投資成本為316億元,賬面值為332億元,家底依然很厚實。

有人說,李如成的運氣太好了,股市的大牛市和房地產的大牛市他都抓住了。這邊襯衫還在一件件地賣,那邊股權投資的資產價值已是十倍、幾十倍的往上翻。如果把現在的雅戈爾比作一架飛機,那么它的機身是服裝主業,股權投資和房地產則好比兩個機翼。


不惑之年,重歸主業


“什么主業不主業的,賺錢就是我的主業。但我們不僅要給股東分紅,還得讓股價上去。”“美國有耐克,德國有阿迪,雅戈爾也完全有實力成為這樣的集團。”

5月20日下午,李如成在浙江寧波雅戈爾總部舉辦的雅戈爾2018年度股東大會上如是說,談及公司回歸主業時李如成底氣十足。

2019年是雅戈爾集團成立的40周年,雅戈爾已年屆不惑。68歲的李如成宣布,雅戈爾將不再進行財務性投資,公司的目標是建立一個世界級的時尚集團。

在經歷資本市場的大起大落之后,雅戈爾顯然準備進一步聚焦服裝主業,徹底和二級市場“股神“的形象說”再見“!

“往者已逝,未來已來。以往的成功,不可能再重復;過去的教訓,一定要銘記。”,李如成在《致股東書》中如是說。

實際上,雅戈爾“回歸主業”的口號可以追溯到2016年底,彼時李如成高調宣布“用五年時間再造一個雅戈爾”,發展服裝主業。不過,就2018年公司財報數據來看,相較而言,服裝主業的盈利能力依舊不如地產和投資業務。

2018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完成營業收入96.35億元,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6.77億元,其中時尚服裝板塊完成營業收入56.44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3.22%;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30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9.34%。但這一數據與地產業務10.49億元、投資業務17.98億元的盈利相比還有一定差距。

同時,在多元化盛行的今天,一直以來以西服和襯衫等正裝為主力產品的雅戈爾,其回歸主業之路似乎也道阻且長:公司的產品線并不算豐富,其品牌矩陣也尚處于重構階段。目前,公司品牌主要有商務經典YOUNGOR、定位于高端美式休閑的HartSchaffnerMarx、高端定制品牌MAYOR和襪子、內衣及床品衛浴品牌HANP(漢麻世家)。此外,公司的YOUNGORLADY(雅戈爾女裝)工坊系列尚無大面積銷售,而童裝產品也僅在探索階段。

不過如今,年屆不惑的雅戈爾回歸主業大勢已定。面對投資業務的誘惑,主營業務的困惑,李如成還是做出了取舍。至于這一決定是否正確,時間會給出答案。


總結


樹高百尺不離其根,江逐千里不舍其源。

敢于創新、堅守品質的精神,流淌在李如成等一批新時代甬商的血液中,根植在寧波這片土壤里,綻放在中華民族這片陽光璀璨的大地上。

希望雅戈爾,作為中國民族服裝,能扛起服裝業中國制造的大旗,像華為一樣風雨不倒地屹立在這片驕傲的土壤上。

狂風暴雨來時,吹倒了所有人。

有很多人就此倒下,腐朽化為泥土。

但你卻昂然起身,重新開始生命的征途!

真的強者,就是在倒下之后還能站起來,還能繼續前進!


1  
閱讀數量(368)
分享到:
 更多關于 行業資訊
 推薦企業
 推薦企業
經緯紡機
小圖標 推薦企業
  • 1
  • 2
  • 3
  • 4
  • 5
關于中國紡機網 | 網絡推廣 | 欄目導航 | 客戶案例 | 影視服務 | 紡機E周刊 | 廣告之窗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 本站聲明 |
香港透码心水论坛